看清 读懂 悟透

 

南京没有爱上我,因为我喜欢吃北方的面

3年前,有机会出差过一次。地方不北不南,南京;时间不长不短,半年。

南京这个城市,让人自然而然想到盛世后的废都。来到这,不知道是真的阴天太多,还是因为想到曾经的事儿,人就会感到阴郁。

有人说,当一个城市真正接受你的时候,是你喜欢上他的美味的时候。

原来,城市也是有脾性的,就像人,她可以不喜欢我,不接受我。但她接受不接受我,还要我先接受她。

我感觉,南京就没接受我。尽管我们相处了半年,但我没喜欢上她的美食,自然也没喜欢上她。

江苏这里有自己的鄙视链:南京人看不上徐州,因为徐州在长江北;苏州人也看不上南京,因为她虽然在长江南,但还是比苏州靠北,另外一个原因是,没有苏州富却贵为省会。南京人应该也是看不上苏州的,富家贵公子而已。

跟她在一起,感觉还是舒服的。毕竟是南方,每天的空气是湿润的、女生的面庞是娇嫩的;冬天没有暖气,但仍不比北方冷,这让习惯了刺骨寒风的我对她多了些异样的好感。这里的姑娘让人不厌,虽没柔中带刚的成都姑娘有嚼头,但迂回曲折的绕指柔,也能勾起人的怜爱。

这个城市真的不是那么南方。她喜欢给我吃麻小,味重,且辣。她喜欢吃南方的水鸭,但会下很重的酱油,很重。她也会跟我吃烧烤,烟火气,总让人感到自己又回到了雾霾严重的北方。还好,她有拿手的鸭血粉丝汤,注重的汤水的鲜香原味,恩,这才符合我对南方的想象。

但不管她用什么样的美食讨好我,我还是觉得她不会吃。比如说,她就不懂面的好。她给我端上的面,汤底鲜、浇头香,但面却不入口。这不免会打消些我对她的好感。

一碗面的好坏,卖相不是那么讲究的。无论是汤面的一锅炖、还是捞面的一碗混,灵魂还是面。从面团的发酵,到面棍的揉压,再到钢刀的切制,处处彰显着厨娘的功力。

其实,小时候的我也是不爱吃面的,像她一样。但好像就是18岁那年,骨子里的某种意识突然就觉醒了,一碗浇上热卤的手工宽面,成了最爱。

好面入口,起初是滑、然后是软、随后是筋、最后就是香。这种香,是水与面比例的问题,是发酵手法的考究,是揉搓劲道的到位。有人说,面之所以香,是因为制面师的汗水,会在揉面时滴进去。

面好,面才好。好面,能和汤融为一体,能和卤混在一块,用丝丝线线将原本散落的各种味道串联起来,拼为浑然天成的一个整体。

这些话我和她讲过,她用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我,一贯对我很信服的样子。但我知道,她其实没懂。

这之后,我渐渐发现了她身上更多的缺点,她口音虽软却少了些糯、生活虽细却少了些精,曾经沉溺于纸醉金迷,现在沉溺于往昔峥嵘。

好在我开始厌倦她,也是出差快要结束的时候了。曾经新鲜感带来的喜悦,丝毫不能留住我离去的脚步。日子没到,我就匆匆忙买好了北上的车票,虽然不是直达,但为了早走一日,倒车也能忍受。

南京,我没接受她的味道,她自然也不会接受我。没有什么错,只是我身在南方,却想念着北方的味道。


October
12
2015
 
评论
上一篇 下一篇
© 焦外镜界 | Powered by LOFTER